克瑞汀.维特

贪婪号ai,暂时被薇薇安设定为东方模式

末世之欲×贪婪号

白晓笙在梦中曾与一位少女谈过话,印象深到另他此生都无法忘记,他觉得那位少女似乎将他所惧怕的一切都挑了出去。
“对于我们你们这些过去之人是如何看待的。”梦中的少女看不清容颜,语调平和。
“是怪物,beta男性,beta女性,对于过去之人都是怪物。”少女自问自答的说着。
“那么过去之人对于我们来说是进化中的人,在这一点上和我们共同的祖先无异。”少女的语调没有任何变化。
白晓笙下意识的就想反驳梦中的少女:“说了这么多你不就是想告诉小爷我在你们眼里我们就是只猴子。”
一个明显不属于少女略带金属质感的声音传到白晓笙脑海:“并不是猴子,准确的说是灵长目类人猿亚目。考虑到你的记忆速度将原先的准备的话语简短。”
“……那tmd还是猴子。不对小爷是你祖宗。”白晓笙气急。
那个惹人厌的声音又传来了:“在他们那些家伙所在时间中的时间线上。并没有你这位在狭义意义上的祖宗。”
“克瑞汀,接下来的话不要让任何人进行打断干扰。”
“我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将我们连接在这同一个时间点上,甚至是不同的世界。”
“我并非清醒,因为这是你我梦境之中。或我们的梦境之中。”
“我能感受到先生你所压抑并藏起来的感情。当然你也能感受到我的,只是你压抑的感情太强烈了把我的感情都掩盖住了。”
“害怕,因为自己是个怪物。”
“愧疚,没有保护好亲人。”
“悔恨,亲手杀了她。”
“甚至连她的死亡的无法面对,你所让自己相信她还活着在自身伪造出那种在我这世界拍摄三级片的omega身上才会有的恶心而又虚伪的温柔。”
少女的话语像利剑一样刺在白晓笙的心头。
他厌恶自己的异能,就算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就算送给他的人心甘情愿他更想将这份能力还回去。他厌恶自己的弱小,如果不是自己的弱小又怎会保护不好她。他厌恶自己,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她一定会活着会和那个家伙结婚,而不是用自己的生命送给他这份异能。在白晓笙眼里他自己毫无疑问是个从沼泽爬出来的肮脏怪物,但却只能在阳光下行走。
“醒醒。”白晓笙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呃……你不吵小爷睡觉能死啊。”习惯性的跟眼前这家伙斗嘴。
“你那叫睡觉半夜鬼哭狼嚎的。”也不知道这家伙做的什么梦,还没等反驳常林立刻说道:“百晓生,你不是说去西安找你姐么,现在等天亮了好出发,争取中午之前到这个加油站。”男人指着手中地图上的一点说。
“常林,我之前说我姐在西安其实是骗你的。”习惯性对眼前这个家伙说谎,习惯性的依赖这个家伙。
“百晓生你不是一直小爷小爷的说着,这么认真恐怕是假的。”
常林觉得百晓生嘴里没有过实话,但就是想和这家伙走下去。
“真不爽,小爷的姐姐的确在西安,你这家伙就不能对小爷多点信任么。”末世之后的气温骤降,他又没带几件厚实的衣服干脆钻到了常林的怀里。
“多点信任?我还多点开心呢。”和白晓笙接触过的皮肤顿时起了鸡皮疙瘩:“你身上冷成这样赶紧从我的怀抱里滚出去。”
“小爷是看的起你,小爷稀罕你,你还不乐意。”虽然白晓笙和常林现在互相嫌弃,但似乎谁都没有分开的意思,甚至常林裹紧衣服想让两人更暖和点。
“真惨啊咱俩,要是末日前这么冷的话就应该吃顿火锅,将嘴辣的通红那种,在配合羊肉觉得赛神仙。”
常林回忆着末日前的事情。
“小爷现在火锅只吃清汤的。你别以为小爷不知道你打小爷那包辣椒种子的主意。”
“我不打辣椒主意那我想打你主意。和你吃东西简直造了八辈子孽了,别说你吃素这一茬,你吃个东西连个调味料都不加。”
“调味料对小爷没用,小爷天生没味觉。但小爷鼻子灵,那种味道简直污染环境。”并不是没味觉,而是味觉过于敏感调味料那种人造感令人难受。
“在末世中能活下来你也是个奇葩。”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等天亮的到来。




(我觉得我明明想创造出那种无心的角色,不想对其投入任何感情除了薇薇安,可是当两个脑海中的角色对碰心里有感觉堵的慌生疼生疼的。)
(我对薇薇安所投入的感情也不知怎么说,我曾以第一人称设想过她,那时候她所承载的是全是我的负面能量她和个人渣一样,而我又将第一人称变成了第三人称,她不该这样黑暗,她是我在我所写的东西中让我觉得想让她变得完美,她更加的饱满,对我来说她从令我充满好奇的老白干变成了想要畅饮的啤酒,葡萄酒对她来说过于柔软而又甜美。我与好友曾经讨论过贪婪号她喜欢的是安那种不服从管教个人主义极浓的家伙。以及我是个因为身体问题连葡萄酒都不能喝的家伙。以及酒喝多了伤身)
(白晓笙他只是单纯为了满足自身欲望的末世耽美小黄蚊的主角(受)之一,但与好友的谈论中令我想让他也活过来,从单纯的小黄文变成(互怼——好友语)和薇薇安不同我给了他我所喜爱轻松的性格,但他比薇薇安更为脆弱,这份脆弱另他变的更为可爱。薇薇安还是白晓笙我所创造的过去他们都获得过爱,我无法写出那种过于悲惨的角色。薇薇安过去所获得的爱能让她更为坚强,白晓笙所获得的爱另他想要守护这份似乎一碰即逝的爱。以及原先和好友在qq上商量的原文被我清除数据了,我觉得我似乎肝疼了。)
(这篇文原本的目的只是让我认识薇薇安在我心中的形象,但现在似乎通过她的口明确了白晓笙的形象。)
(说了这么多至少能让我撕开他伤疤的时候我的痛感弱点。)

记脑洞

痞子受被攻上的下不来床的时候,还嘴贱:“呦,技术这么差,之前你都是处男吧。”
“技术可以练,要试试么?”

一份未完成的大纲

  陈星觉得自己很恶心,她面对何雨的时候所有的勇气都仿佛见鬼去了。明明一句我们分手这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 是她自作主张的闯进何雨的生活里,想逃离的也是她。
  “自作自受感觉怎么样?”
  “看到她的痛苦你开心么?” “你是个胆小鬼。”
  “失败者。”
   “弱者。” 
  这声音在陈星脑海里全部化作了令人无比火大充满了嘲讽的笑声。
   她和何忆的见面,可以说是陈星自己都觉得是此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一个快餐店小职员看着在店里补着作业的女孩子,陈星在心里觉得这个女孩子似乎很有趣。
   补着作业的女孩子突然望向陈星,陈星心虚的向别处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就好像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一样令人发狂。
   陈星见到这个女孩子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也逐渐知道了女孩子的名字何雨,她忍不住笑道“那我叫你咸鱼吧。” 
  何雨轻轻撩起她漂亮的长发只是淡淡的道:“蠢猫。”
   咸鱼蠢猫,这两个称呼可以说,何雨陈星谁也不让谁。
   陈星看着就算暑假期间都来这家快餐店的何雨有些疑问:“你家在附近?”她听何雨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她自己也是从别的地方来了
   “我在附近租了房子”何雨对陈星问道“我缺个室友要来么?” 
  陈星自己脑袋一热就答应了,她觉得如果自己盯着何雨的时间太长了感觉灵魂都会被何雨卖了。
   和何雨成为室友后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每天何雨都要跑去快餐店补作业。 何雨的房间全是各种各样的机械零件,简直让人怀疑这是女孩子的房间还是机械工厂。
   陈星看到这么糟糕的住宿环境主动承担了打扫大职,不过对于何雨房间的零件打扫后都会被便利贴告知在何处。
   “蠢猫要不你包养我好不好?”
   “咸鱼你真的咸了?” 
  “我打扫的时候看到了吉他,感觉有点意外,吉他你要不要弹下?”
   “这个就当没看到好不好,大王。” 
  陈星那一瞬间真的想包养何雨这条咸的不能在咸的咸鱼。 
  两个人生活轨迹并没有因为同居有多少改变,要说改变那就是咸鱼蠢猫的出现次数更多了。
   “蠢猫你很讨厌学校?”
   “很恶心的啊!” 何雨发现每当陈星谈起学校都忍不住发抖,而且需要很长时间才回恢复过来,她觉得陈星不该这样,应该放下某些东西。
   她抱住陈星,“无论何时我都在这。”这句话她想说很久了。两个人生活总是比一个人的生活温暖。
   陈星冷笑:“那么这样呢?”她吻了上去,何雨没有她想象中惊慌失措的表情。她慌了,她喜欢何雨,她想看到何雨的所有表情,她都想据为己有,这份感情压抑的令陈星疯狂。 
  何雨的温柔令她想将这份感情传达出去,这就够了。
   “蠢猫。”何雨在说这话之前舔了舔嘴唇,好像在回味之前那个吻。
  何雨的喜欢不像陈星那么容易被发觉,她觉得自己的喜欢对陈星来说是负担,这个世界对我们还不够宽容。陈星所表现出来的脆弱太过显而易见。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先交往看看。”最先打破沉默的是何雨,既然有人捅破了那张纸藏起来只会让双方更加尴尬。
  “我喜欢你。”陈星无比认真的说着这句话


(可能会与贪婪号有一定关联)




(他啊,可是让我从阴影处走出来的咸鱼,这恐怕是我所写的东西最希望以及最不希望完成的世界。)
(蠢猫可是他对我的专属称呼)
(有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意义,不经意的努力都只是想在他面前证明自己)
(那只咸鱼可是死心塌地的不可食用型)

求三浪与阿七同居多长时间,被雨月真君灌输的正确思想。以及三浪越欢乐越想看他露出毁三观型窝艹的感觉与表情,我觉得我离all三浪越来越尽了

贪婪号各种细碎梗概与原型(不定期更新)

我闹脾气出去,结果编制花环,原想送我cp的毕竟够绿,但回家的时候随手送给了一个亲戚家的小孩,和我弟一起玩的时候超可爱

对应:薇薇安养伤期间,编织花环准备让尼克带给弟弟,但最后花环送给了尼克

有没有太太吃阿七×三浪,感觉这对戳萌点戳的太严重了,但完全没有粮呢。

人设(一版)

薇拉·洛德里诺,贪婪号上的科学家,克瑞汀的母亲(父亲)?,对生命质量追求极高之人,但由于对自身身体做过太多的改造,都不能判定她到底是否还是人类这一范畴。(beta,女性)。成功将自己的基因完美化,并延长自己身体的巅峰时期,缩短老年期。(拥有极高的身体素质,但由于研究,并不锻炼,所以身体处于巅峰时期武力处于贪婪号中等水平)薇薇安印象中成功做到了逆生长的人行生物。

贪婪号本身的系统二号,处于沉睡状态,由服从薇薇安为基础命令制造出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

艾尔·芬,帝国的王子,男,omega,11岁,在民间拥有极高人气。但因帝国动荡所产生的意外被薇薇安所捕获,但由于自身问题,被薇薇安称为“披着金子外皮黄铜般的货物,如若出售极为影响贪婪号的信誉。”,所暂时留在贪婪号。金瞳,为帝国皇室血统的证明,但其实是过去帝国亲近通婚留下来的病变,导致一定程度的弱视与夜盲,娇小,是omega与基因缺陷双重因素导致。基因缺陷导致分化期极早。因自身经历性格外软内硬,对自身国家极度缺乏归属感。很喜欢安那种“别人并不在我的考虑里面”这种感觉。
以下为艾尔贪婪号之前事情的简短描述:
克瑞汀:“滋,部分资料缺失,申请检修。”

(注:克瑞汀的全名, 克瑞汀·温·路奇·艾迪卡尔斯·洛德·瑟琳娜·瓦耳基丽娅·维特 )
(注:安破坏贪婪号一是我行我素,二是试图唤醒二号系统。)
(注:姬友加自身感兴趣会写一篇艾尔→安→克瑞汀→艾尔,修罗场文与贪婪号主线无关)
(注:修罗场中的薇薇安为现薇薇安的人设前身)
(注:艾尔的人设参考了欧洲加埃及的贵圈真乱属性)
(注:艾尔的金瞳可看为特殊性质的遗传病。亲近结婚的遗传病基因变异的结果。)
(注:缺失资料后续会进行补充。)

母上的歌声不紧难听还自带循环完全没办法正常睡眠,以及lizi生日快到了

可惜狗粮和圣杯不够不然真想一百了海德想与海德狼狈为奸

人设(一版)

克瑞汀•维特:贪婪号ai,由凯特&薇拉联手制造出来将凯特薇拉当为父母,但由于贪婪号是薇薇安私有财产,所以认薇薇安为姐姐。对驾驶员安不是很友好。会听从凯特的命令帮忙照顾艾尔。(以及名字实际上省略了非常多,正式拥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做为礼物贪婪号每个人都给他加了名字,以及十分嫌弃安的名字)并喜欢讽刺各种文明事物。
安•莱文:贪婪号驾驶员,理想是买下贪婪号(配置够高),性格较为固执,不知道为什么对艾尔比较好。自身也是被薇薇安绑架来的,和贪婪号大多人一样与其说船员更像人质。非常认真,每一句话都是实话,对所有事都没别人想的那么在乎。